最熱資訊:
2020年02月05日 15:53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財經 >查看文章

關于梁建章的這場奇葩說2020-02-05 15:51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來源:繞梁說

  寫在前面:

  今天的推文信息量較大,內容分為三個部分:

  A)開篇交代—關于梁建章與奇葩說

  B)高清視頻—梁建章在奇葩說上如何說,綜藝首秀,供君截屏加表情包

  C)梁建章親筆撰稿—顯然奇葩說的舞臺并沒有讓梁建章說過癮,他今天親自撰稿解析了在節目中發表的觀點,抽絲剝繭,洋洋灑灑,2500字。

  Part A 2020年,開篇首秀《奇葩說》

  梁建章心態變年輕的信號之一就是越來越關注年輕人喜歡的平臺。

  比如,2019年元旦,他的首秀是參與了一臺綜藝晚會——浙江衛視《2019思想跨年》,而今年,向前一步,來到了最新一季的《奇葩說》。

  如果你已經看過本季《奇葩說》,那這句“跨越山海,攜程安排”的金句應該已入你耳膜了。作為超級贊助,攜程刷了一波存在感,看神仙打架般的神級辯論現場,總覺得,能和聰明人做朋友真是棒棒的——對,只要你看《奇葩說》,我們就是朋友!

  10天前,梁建章曾和奇葩說辯手詹青云聯合發表了一篇關于“凍卵問題”的文章,當時,大家就在紛紛猜測,攜程與奇葩說這次合作,既然能夠促成梁建章與詹青云的聯袂攜手,會不會也請他來做節目嘉賓呢???

  果然,他真的來了!

  2020年1月2日的《奇葩說》多了一個必看——

  梁建章2020年綜藝首秀!

  攜程內部發郵件說,

  一直以來員工心目中的James梁建章是這樣的:

  大寫的沉著穩重智慧大氣.jpg

  其實,自家老板擁有怎樣的反轉魅力攜程人自己會不清楚嗎?!

  他們會不會暗戳戳地內心OS:

  這枚斜杠老板,終于要光明正大進行奇葩綜藝展示了!

  Part B 博士有多厲害,大家看看再說

  這次奇葩說的辯題是“生二胎,應該征求老大意見嗎”

  攜程戰隊抽到的論點是:要征求!

  而從節目播出內容來看,雖然是自家金主爸爸,但是梁建章并沒有站攜程戰隊,他堅決的把態度送給了:征求???不!可!以?。?!看到這里,躺槍的攜程員工表示很想把這些關鍵詞推上熱搜:

  #梁建章蔡康永敵我不分

  #不懂金主真態度,只因他是梁建章

  #建章建章,打法無章

  ……

  在這個節目中,梁建章隨手拈來了數據:

  1、生二胎,大孩的投票決定權

  2、國家目前的生育率

  3、按照生育率走勢,國家要面對的問題

  對于這個辯題,梁建章的第一反應就是:生二胎需要詢問老大的意見本身就很奇葩?,F在中國生育率本就不高,再讓老大參與是否生二胎這件事,那可能一群即將要到來的生命又會被老大滅掉一批。而且,即使老大擁有投票權,這個決定權只會略微影響最后的結果。從量化的角度看問題,確實很全面。

  詳情請戳視頻:

  人口經濟學研究,的的確確,真真切切,是有那么一丟丟枯燥,但是,

  “如果每一代人減半的話,

  一千年以后中國人還剩幾個?

  二的三十次方,

  三十代以后,

  二的三十次方就是十個億,

  現在中國也就十幾億人。

  如果一千年以后大家都維持這個現狀,

  一千年以后就不存在中國人了。

  中國人作為一個文明作為一個種族,

  就滅絕了?!?/p>

  ——是危言聳聽嗎?數學不會危言聳聽,數學只會告訴你真相。

  “生二胎,必須經過老大同意嗎?

  這個問題本身就有點奇葩,

  因為在其他的文明,

  或者在其他的國家,

  很少人會問這個問題。

  我們生育率在不夠1.25的情況下,

  生育率又老大否決了一批的話,

  那我們可能滅絕的就更快了?!?/p>

  ——求求各位老大,別阻止你爸媽的拯救人類發展之路。也求求各位爸媽,直接去問你家老大:你說吧,爸媽再給你生幾個弟弟妹妹呀?

  “從經濟上來論證,

  生育不是個人的成本收益問題,

  是整個社會的成本收益問題,

  如果國家老齡化情況嚴重

  國家整體稅負很高的話,

  那個人肯定也要付出很大的成本

  人口缺少國家創新力下降,

  國家的科技實力下降,

  沒有這么多的出口,

  那你哪兒來的錢去出國旅游??!”

  ——只是在勸說大家要為了出國旅游而生嗎?社會的成本,老齡化,高賦稅,創新力,科技實力,哪一個不比出國旅游更加重要呢?

Part C

原文直發

  《中國人千年之后是否會滅絕?》

  作者:梁建章

  以下為梁建章署名文章全文:

  最近我在《奇葩說》節目上講到,如果每一代人減半的話,那一百年以后,中國的人口會少于美國。一千年以后,也就是三四十代人以后,中國人還剩幾個?二的三十次方,三十代以后,二的三十次方就是十個億,現在中國也就十幾億人。也就是說如果一千年以后,大家都維持這個現狀,按照中國現在的生育率延續下去的話,一千年以后就不存在中國人了。中國人作為一個文明作為一個種族,就滅絕了。

  但由于節目時間所限,我的一些觀點沒能在節目中詳細說明,所以我寫了這篇文章來補充說明幾點:

  第一,“中國人千年之后滅絕”,這是從數學上來說的,但人口問題并不是純粹的數學問題,人口發展史表明,生育率不可能千年不變,甚至,生育率在幾十年之內也可能會發生巨變。比如,1970年,中國的生育率高達5.81,而到了1991年,中國的生育率就降到了2.1左右,現在更是遠遠低于更替水平。僅僅幾十年時間,中國的生育率就從遠高于更替水平降到了遠低于更替水平。

  第二,我在節目上說“一千年是三四十代人”,也就是平均每代人是25~30歲,這是按現在的標準。但我們無法預測將來每代人是多少年,因為如果將來人均健康壽命大大延長了,并且生育年齡也大大推遲了,那么每代人可能不是25~30歲,而可能是35~40歲。

  第三,我在節目上說“我們一直在呼吁國家應該出臺更多的政策幫助每個家庭能夠有能力,有意愿生二胎的家庭,能夠撫養得起去生老二”,但事實上,僅僅鼓勵生二胎是遠遠不夠的,因為考慮到不婚、不孕不育的因素,即使所有已婚并且能生育的婦女都生二胎,生育率也不到2.0,仍然低于更替水平。一個國家人口的生育率如果一直低于更替水平,那么人口終將滅絕,只是遲早問題,除非大量引進外國移民。

  事實上,日本學者和韓國學者都推算過本國人口滅絕時間。比如,根據日本東北大學的研究結論,在公元3766年8月16日這一天,或將會成為日本人滅絕的末日時鐘。這個時間是日本東北大學的兩位經濟學家吉田浩和石垣政裕根據2014年和2015年的生育率研究出來的。2019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就2019年新生兒數首次跌下90萬人的這一現狀表示,“現在事態十分嚴峻,說是國難也不為過!”

  2014年韓國國家立法機關研究顯示,在朝鮮不與韓國統一以及沒有大量移民涌入韓國的前提下,如果將生育率維持在每名女性1.19名孩子的水平,韓國人將在2750年自然滅絕。

  雖然中國近幾年的生育率高于日本和韓國,但2016年~2018年的中國出生人口,大約有1/4可歸因于全面二孩政策帶來的暫時性的生育堆積。如果扣除二孩生育堆積,中國這幾年的自然生育率僅有1.1左右,顯著低于日本的1.42,只是稍高于近兩三年的韓國。

  如果從生育意愿來看,中國人近年來的平均生育意愿遠遠低于日本和韓國。根據KGSS(韓國綜合社會調查)和世界銀行的調查數據,從2006年至2014年,韓國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5~2.55個。根據JGSS(日本綜合社會調查)和世界銀行的調查數據,從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1~2.60個。而根據國家衛計委在2017年進行的全國生育狀況抽樣調查數據,2006~2016年,中國育齡婦女平均理想子女數為1.96個,而育齡婦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1.75 個,可見,中國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不但顯著低于日本,也顯著低于韓國。

  一般來說,實際生育率是低于生育意愿的,這是因為,有些夫婦雖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癥,或錯過了生育期。而且,對于城市工薪階層來說,許多年輕夫婦撫養一個孩子已感到壓力巨大,他們即使想生二胎,但考慮到多撫養一個孩子需要付出很多金錢和精力,最終對生二胎望而卻步。

  世界其他國家的經驗也證實了實際生育率低于生育意愿的結論。比如,從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1~2.60個,但實際生育率在1.25~1.41之間。從2006年至2014年,韓國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5~2.55個,但實際生育率在1.1至1.3之間。

  參考日本和韓國的情況,按照中國的平均理想子女數為1.96個、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1.75 個這種生育意愿,如果全面放開生育,那么,中國的實際生育率可能只有1.1左右。如果生育率長期保持1.1,這意味著每過一代人,出生人口就會減半。所以僅僅放開生育是遠遠不夠的,中國必須推出大力鼓勵生育的政策,才能扭轉低生育率的頹勢。

  回到本文的主題:中國人千年之后是否會滅絕?我的回答是:如果中國不能有效提高生育率,生育率僅有更替水平的一半(即1.1左右),那么按照每一代人減半的速度,中國人千年之后將會滅絕,這不是聳人聽聞,而是在目前趨勢下的理性判斷。在目前來說,中國還沒有全面放開生育,更沒有大力鼓勵生育。而且,中國要提升生育率還面臨以下幾種不利因素:

  第一,“養兒防老”是以前多生的經濟動因,但隨著養老社會化的普及和社會觀念的改變,這個動力已經基本消失。即使那些愿意多生的父母,也極少指望今后靠孩子來養老。在經濟上,養育孩子是一種以自己的艱辛付出來給社會提供公共產品的利他行為。

  第二,中國家庭普遍特別注重孩子教育,具有中國特色的應試教育迫使家長不得不花錢上各種課外培訓,既增加孩子的學業壓力,又推高了育兒成本,使父母無力養育更多孩子。

  第三,中國城市過去長期實行的獨生子女政策已經使城市家庭把只生一個孩子當成了默認生育狀態。城市家庭普遍認為,只生一個孩子是正常的,而生更多孩子則需要足夠的理由。這種把生育數量的默認值設定在完全無法維持族群正常繁衍的數字上的現象,是人類文明史上絕無僅有的。

  第四,長期以來,農村較高的生育率尚可補償城市的極低生育率,但這點正在改變。農村大部分年輕人平時已經在城市工作和生活,面臨著比城市年輕人更大的壓力,因此他們的生育觀念在向城市靠攏。

  盡管中國生育率面臨多種下行壓力,但中國人口在千年之后究竟會遭遇重生的奇跡還是消亡的災變,現在還不能輕易下一個確定的結論。我認為,由于中國的體制具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所以如果中國能夠盡快全面放開并大力鼓勵生育,并且能夠有效提高生育率,那么中國人不但不會滅絕,而且還能夠長期維持人口規模優勢。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責任編輯:張國帥

温州麻将熟客买个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