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熱資訊:
2020年05月03日 22:13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科技 >查看文章

李國慶“奪權”陽謀:為“早晚讀書”解困?2020-05-02 07:28

  李國慶“奪權”陽謀

  本報記者?陳溢波 吳可仲?北京報道

  李國慶現在有了“新身份”。

  4月26日,在“搶章奪權”后,李國慶的微信頭像以及微信上的身份介紹也發生了變化。如今,他對外的身份,除了是早晚讀書的法人、經理、總編輯,還自稱是“當當網董事長、總經理、總裁”。

  不過,李國慶的這個身份還沒有得到所有人的認可。有律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李國慶“接管”當當的操作,其實需要追根溯源到當天的臨時股東大會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由于這個前提條件存在不確定性,李國慶隨后做出的用章舉措的有效性,當前也還無法給出確定的答案。

  受訪律師還提到,李國慶一系列動作的背后,或許意在對離婚案施壓。此外,對于搶章的原因,是否與當當網副總裁闞敏提及的要求分紅和借錢未成有關,以及這些資金需求的背后是否又與李國慶旗下的早晚讀書的經營業績有關,目前都不得而知。本報記者向早晚讀書方面咨詢,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不少受訪者向記者表示,早晚讀書所在的音視頻書本講解市場規模并不大。即便李國慶成功接管當當,早晚讀書與當當產生的協同效應,所帶來的實際經濟價值或并不會很大。

  “用掛失的公章演鬧劇”

  4月26日,李國慶以一種出乎大家意料的方式重回當當網。當天,其親自率人上門“搶”當當公章,并貼出《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宣布依法成立董事會,欲奪回當當的管理權。

  “搶章奪權”后,李國慶在4月28日開始了他所謂的全面接管當當網的第二步——人事調整并招人組建新的班底。

  其中,在這份人事調整公告中,俞渝被稱作是當當網董事,負責當當公益基金。然而,這份人事調整公告與《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中提及的對俞渝在當當網職權的相關表述,有所出入。

  《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的表述是,“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擔任當當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俞渝無權在當當公司行使任何職權,無權向當當員工發出任何指示”。

  在4月28日,李國慶對外表示,當當網現急需招募幾位85后、90后副總裁,負責其知識付費、社交電商、新互聯網運營以及百貨業務方面。為此提請股東增發20%期權激勵給現有和新骨干(不限于副總級別),財散人聚,希望贏得大股東之一、現董事俞渝的同意。

  對于李國慶的這些行動,當當網方面對媒體稱,當當網公章已掛失,“李國慶在使用掛失的公章演鬧劇”。

  4月27日,安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盛芝然對本報記者稱,正常情況下,掛失公章就意味著原來的公章失效了,至少對外來說是沒有效力的了。

  但他同時表示,目前當當網的情況比較特殊,畢竟涉及到股權上的糾紛等,所以公安機關也可能會很慎重,因此,當當網應該不會很快就能拿出新的印章來。

  他向記者補充提到,重新拿出新的印章,需要首先向公安機關審批,之后還要進行工商報備,并且刻章也需要時間。

  而對于上述所謂的第二步行動,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律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雖說這是一場鬧劇,但預估這場鬧劇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這對當當網可能會產生較大的影響,目前來看,李國慶是掌握了主動權,有可能會迫使俞渝在離婚訴訟和當當網的經營管理上做出妥協和讓步”。

  “搶章”對于當當網產生的影響,或許李國慶自己也能預想到。因此,4月28日,他公開表示,當當現處在“特殊交接期”,“現在公章、財務章由我控制,勢必會對公司的經營產生影響”。

  李國慶還提到,“當當股東之間出現了一些糾紛是暫時的。當當沒錯,員工沒錯,合作伙伴沒錯。我們夫妻大股東之間沒有做好,對大家造成困擾表示歉意?!?/p>

  俞渝可起訴撤銷決議

  如今,圍繞當當網的股權之爭問題依然未有定論,李國慶、俞渝這對夫妻究竟誰更有優勢?

  對此,盛芝然向本報記者稱,從當前李國慶、俞渝雙方的實際持有當當網的股權比例來看,俞渝實際占有相對優勢,“她畢竟現在還是實際上的大股東”。

  趙占領表示,事實上,如果俞渝認為李國慶此前召開的臨時股東會在一些方面存在問題,可以在決議作出之后的60天內,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當時所做出的相關決議。

  趙占領向記者稱,起訴的理由可以從以下這些方面來看,比如:李國慶有沒有事先通知包括俞渝在內的其他股東來參會;此外,根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臨時股東會的召集,一般首先要由執行董事來召集,如果執行董事不召集,就要由監事來召集,如果監事不召集,則李國慶這時候作為持股10%以上的股東,才可以召開臨時股東會議,也就是說李國慶不能直接發起或召集臨時股東會,要看其召集程序是否符合法律相關規定;在修改公司章程需要達到的關于表決權方面的要求上,如果沒有達到法律規定的三分之二以上,俞渝方面也可以向法院起訴撤銷該股東會決議。

  他向記者稱,從法律上來看,目前,李國慶此前的那份股東會決議很可能會被法院認定為無效。李國慶最終能否“奪權”成功,取決于股東會決議是否合法有效。這涉及到公司法和婚姻法的復雜問題。股權是一種兼具人身權和財產權的綜合性權利,如表決權、分紅權等。雖然李國慶與俞渝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共同投資設立了公司,根據婚姻法,兩人的股權應為夫妻共同財產。但是,就公司事務的管理方面,如表決權,因不屬于財產范圍,應由公司法調整。所以,在他們夫婦兩人的離婚訴訟未結案之前,兩人應以各自名義分別獨立行使包括表決權在內的股東權利。

  但盛芝然提到,向法院提起訴訟的程序很復雜、很漫長,從法院受案到最后的舉證,雙方開庭審理等等,一般都要好幾個月的時間。

  盛芝然向本報記者稱,在相關案件的實際操作中,像這種以控制公章試圖控制公司的案件,其實都比較復雜,基本上大多數案件會經歷很長一段時間,這包括前期雙方的對峙,以及后期的可能會通過訴訟方式去解決的過程。在他看來,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絕對不是一個優選的方案,可能是比較差的一個方案。和解或許對他們才是最有利的”。

  此外,盛芝然還認為,事實上,當前,李國慶的這些用章的動作,都與之前的臨時股東會決議是否有效緊密相關,“人事調整問題只是他對公司行使控制權的一個自然的延續”。當前,由于前述提到的一些股東會召開方面的爭議,關于它的有效性還不能確切地得到認定,當前也沒有經過法院,所以仍未有定論,那么基于這樣的前提,李國慶后續的用章行為是否有效其實也還不能確定。

  盛芝然還提及,在實際操作中,鑒于當前李國慶“搶奪”的公章,背后還牽涉法律上的一些問題,因此,如果此時李國慶拿公章去做人身認定,或者對外簽署合同,可能都會存在一些問題和障礙?!皩灰讓κ址絹碚f,也需要慎重考慮協議的簽署是否能履行、是否有實際的法律效力?!彼a充提道。

  對于當當是否有意向向法院提起撤銷此前的臨時股東會相關決議等問題,記者向當當方面采訪,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為“早晚讀書”解困?

  自稱是“傻白甜”的李國慶,為何要突然闖進當當網上演“搶章大戲”?至今依然是個謎。

  在當當網對外召開的媒體電話會議上,當當網副總裁闞敏提到,李國慶曾向當當網索要分紅、借錢,但未果。

  闞敏向媒體提到,李國慶從2020年開始要求當當網進行分紅,同時還多次向公司借錢,數額在幾千萬元,這些要求俞渝均沒有同意,并且每次都及時回函說明了原因。2020年年初夫妻雙方還在進行和解談判,但后來李國慶單方面終止了和解的溝通。

  針對闞敏提及的問題,以及資金需求的背后是否與早晚讀書的經營情況有關?本報記者就這些向李國慶方面進行求證,但對方并未予以回應。

  天眼查信息顯示,早晚讀書歸屬于天津萬卷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萬卷書”),成立于2019年4月2日,距離李國慶當時對外發布公開信、表示“愉快出走”當當,才差不多兩個月時間。天津萬卷書的法定代表人和經理均為李國慶,但李國慶在其中的持股比例最小,僅為1%。

  在早晚讀書的公開介紹中,它是李國慶發起的一個品牌項目,“通過移動互聯網的方式共建學習型社區,邀請40位大咖組成講書顧問團,每年為用戶精選300本書推薦閱讀。顧問團中的老師會根據書上內容,結合自己的經歷,進行二次創作,音視頻精講100本,每周一期,每期40分鐘。讓用戶可以利用碎片化時間,吸收導師總結的精華內容,真正用到生活中”。前期內容覆蓋幾大板塊:親子、兩性、職場、管理、歷史、哲學等。根據天眼查可知,早晚讀書擁有15個競品,這些競品中大多數也并沒有拿到融資。

  近日,有業內人士李林(化名)向本報記者稱,早晚讀書大概可以看做是知識付費領域下的用音視頻方式解讀書本精華信息的一個細分市場,它與羅振宇的得到、樊登的樊登讀書會等都有相似的地方,不同的是,得到的品控可能要更為嚴格,樊登讀書會則是以樊登個人IP來打造的,三家都賣讀書卡,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差異。

  在李林看來,早晚讀書所在的音視頻書本解讀細分市場,并不是一個能形成很大市場規模的生意,具有“小而美”的特點。但他同時也提到,這幾年,這個市場在擴大,像一些出版社也加入了進來。

  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研究員、好吃好喝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總經理趙振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提到,“在某種程度上,知識付費領域還處在發展的初級階段,據統計2015年市場規模只有15.9億元,2019年達到278億元,隨著人們有閑時間的增加,這一領域的市場規模在未來的五到十年之內會有一個非常超速成長的機會。當前來看,這個市場還沒有一家所謂的王者,各個公司的市場優勢并不明顯”。

  此外,李林還提道,當前,像該領域的頭部品牌(如樊登讀書會),外界也認為其或也存在發展瓶頸?!跋襁@個讀書會的市場,能夠再擴大多少倍呢?其實,看不到更多增長的空間,或者說增長的空間有限”,“早晚讀書現在還沒有它這樣的體量和規模,即便發展到了那樣的階段,也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彼a充提道。

  趙振營還向本報記者稱,事實上,“早晚讀書的業務本身沒有問題,但當前的操盤者可能會成為業務發展的枷鎖,正像當當轉型受挫一樣,李國慶需要深度思考早晚讀書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做一個變體的當當,還是捅破新商業模式的窗戶紙,做一個全新的知識付費平臺,從而推動‘產學研供銷用’的協調融合發展?”

  當當能否回復當年勇?

  在趙振營看來,“早晚讀書的商業模式還需要再思考、還有再構建的空間”,對于早晚讀書當前正在招募城市合伙人的做法,趙振營也認為,“這有點兒早,并且,城市合伙人也不一定是一種好的模式”。

  而關于李國慶曾經提到的將區塊鏈技術與早晚讀書進行結合的問題(此前,他曾公開提到,要把早晚讀書打造成一個知識貢獻者、傳播者、用戶能夠都參與挖礦,都能夠有分紅的機制),李林稱,區塊鏈技術在交易環節,能實現具體APP中的支付形式同人民幣之間的聯通,這樣可以使得消費者產生消費者心理剩余,能促進消費。

  但海豚智庫創始人李成東認為,其實最關鍵的是內容本身的質量,如果消費者不買賬,技術在這方面的應用就沒有什么意義。

  趙振營則認為,區塊鏈技術能對知識與行為進行所有權標記,從而為未來的交易奠定基礎,應該說是未來知識萃取與交易的一種發展方向。

  此外,在今年疫情暴發期,李國慶在對早晚讀書員工發布的內部信中還提到,疫情期,居家辦公、學習的模式,使得擁有“在線、居家屬性”的早晚讀書細分市場,能迎來第二個發展風口?!霸谔囟〞r期在線服務讀者、舉辦在線讀書沙龍是再合適不過的。相信早晚讀書將成為流行的讀書方式,無論是用戶增長還是留存都將迎來爆發?!?/p>

  而事實上的具體用戶增長數和留存數據,到底有怎樣的變化,早晚讀書方面也并未向外界公開。記者向其咨詢,也未獲回應。隨著北京降低疫情風險等級、氣溫轉暖疫情慢慢散去,李國慶所謂的這個發展風口,又能持續多久,也未可知。

  幾個月前的那封員工內部信中,李國慶表示,早晚讀書今年工作的重點是:制定好Q1和年度計劃并推動落地;加速布局讀書與教育相結合;搭建完善的渠道體系,推動地市級包括縣級代理人簽約;辦好1000個領讀人高度專業的在線讀書沙龍。

  此外,當前李國慶能否成功全面接管當當,還存在很多爭議。如果他能奪權成功,當當還能“回復當年勇”嗎?

  對此,大多受訪者均向記者表示,或許有繼續往前發展的機會,但不太有可能打破當前的電商市場競爭格局,不太有可能重振雄風。

  趙振營向本報記者稱,“目前當當仍然擁有中國最有價值的顧客群體,然而如何重構商業模式,在進行現有顧客資產變現的過程中推動顧客裂變,構建新的利潤增長點是李國慶和俞渝應該深入思考的問題”。

  “當當所遇到的問題是商業模式的構建,不管俞渝還是李國慶,對移動互聯網出現之后的電子商務的發展方向的思考都是不清晰的。電子商務是經營顧客,商品只是顧客資產貨幣化和與顧客建立強關系的媒介。如果在商業模式的思考上沒有改變,不管誰來掌控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壁w振營補充提道。

  李成東也向記者表示,當當已經錯過了最佳的市場發展時機,當當雖然在圖書市場還有很強的地位,但從整個電商市場來看,它已經不在第一、第二梯隊里了,與、等市場規模上都有很大的差距,它可能依舊在圖書領域還會有一些發展,但要談到重構電商市場格局、回到從前的那種高光時刻,可能機會比較小了。

  在李成東看來,如果李國慶“奪權”成功,早晚讀書和當當確實也能有所協同,對于消費者來說,能享受到的服務形式更多樣了,有看的,也有聽的,能增加用戶黏性。但李成東強調,由于這個市場的規模并不大,所以,即便有協同效應,能產生的實際經濟效益并不會很大,“做得再好,也不太可能改變整個電商行業的發展格局”。

温州麻将熟客买个挂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 最新捕鱼游戏手机版 喜迎棋牌下载 股票直播平台哪个好 北京赛车pk10怎么没有双面盘 股票停盘后开盘会涨 做互联网金融挣钱吗 52麻将白城麻将 稳杀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