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熱資訊:
2020年05月09日 04:53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國內 >查看文章

張亞中:情緒性的罷韓一旦通過……2020-05-09 04:53

  原標題:張亞中:情緒性的罷韓一旦通過……

  孫中山先生在其政治理念中,將罷免權視為人民直接民權中的一權,讓人民除了有權選賢與能,也有除惡去邪之權,但是從來沒有將罷免權視為政治斗爭的工具、選舉結果的復決權。

  人民選舉誰,不需要有任何理由,這是人民的權利,同樣的,人民也要尊重民主選舉的結果。人民有罷免權,但基于對選舉結果的尊重,罷免成立的條件必須設定為高于當事人當時贏得選舉的條件,否則就是“罷免權大于選舉權”,而讓罷免權變成為政治斗爭的工具、選舉結果的復決權,這不符合民主規范。另外,在行使罷免權時,必須提出具體的理由,否則就是“道德性、價值性、情緒性”的罷免,這容易演變成情緒性的民粹,會破壞民主的基石。

  目前提出罷免韓國瑜有兩個主要理由,一是政治性的理由,認為韓市長參選2020是違反對高雄市民的承諾,或對于韓市長的政治立場不滿意;一是行政能力理由,認為韓市長不認真工作,對其施政成果不滿意。

  第一個理由是政治性或意識形態性的譴責。罷韓者的責備不無道理,但不足成為罷韓的合理理由。原因很簡單:依法韓市長有權參選,競選期間也有請假并有代理人,高雄市業務并沒有因而怠惰。當然事后證明,韓市長與國民黨的政治判斷錯誤,韓市長付出政治代價,選舉落敗,國民黨也承擔苦果,高雄市沒有一席“立委”當選?;谪熑握?,罷韓者此一責備應該是由負責提名其參選的國民黨來全盤承擔,向高雄市民道歉。

  至于第二個以行政能力不足作為罷免的理由,韓市長要親自響應市民,一年多來為高雄市民做了哪些事?施政有否傷害高雄市民利益?韓市長施政成果是否不如陳菊前市長?

  如果放下情緒,回歸理性,從目前這一年多韓市長的施政表現來看,“行政能力不足”這一點應不足以做為罷免的理由。因此,現在能夠驅動罷韓的主要動機其實就是“不爽韓國瑜”、“不想到看到韓國瑜”、“罷掉韓國瑜就是爽”的情緒性因素。

  我們的社會與成熟民主仍有距離,在政治操作下,目前罷免條件已降低為“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的四分之一以上”即可。這個寬松的罷免條件,已經傷害到了選舉權,使罷免權容易成為政治斗爭的屠刀,更容易成為發泄情緒的工具。

  民主政治的可貴在于尊重選舉結果。1988年高雄市長選舉,謝長廷陣營用變造的錄音帶打擊吳敦義,使得吳敦義輸4565票;2006年高雄市長選舉,陳菊陣營抹黑黃俊英發“走路工”,使黃俊英小輸一千多票。即使如此,國民黨仍然接受選舉結果,沒有發動罷免。

  罷免權是一項可貴的民主權益,但其可貴之處是在于可以避免執政者繼續犯下危險與惡質的錯誤,而不是為了滿足政治斗爭需要的誅心民粹。一群罷免韓國瑜的青年正在興頭上,他們認為,通過罷韓案是臺灣民主的重大進程;有些高雄選民也對可以教訓韓市長而沾沾自喜。希望行使罷免權的民眾可以了解,“我們可以因為無由的喜歡一個人而投票給他,但要避免因為情緒的不喜歡某人而罷免他”,除非有韓市長傷害高雄市民福祉利益的具體理由,意識形態或情緒性罷韓案的通過,是臺灣民主的沉淪,是政治惡質的再一個里程碑。

 ?。ㄗ髡邽閷O文學??傂iL)

責任編輯:張申

温州麻将熟客买个挂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四川快乐12直选三遗漏 为什么要发股票 香港精选精准九肖中特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 今日七星彩 黑龙江11选5历史遗漏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 赚钱软件学生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